datsushi527

透明一只
小野犬主吃太敦
他們太棒了,快去結婚!!
副吃all敦,
剩下基本雜食,能吃就吃(?
努力練文筆中可是不時就混一混(
第五主吃杰園
副吃傭空,其他也雜食#
其他副圈(?)業渚、維勇、狗社……
很容易吃上新cp#
可本命前三幾乎不會換,
第一是永遠的,
換了我打死自己#


歡迎交流……
雖然老是"啊啊啊"亂叫可其實超膽小的……請多包涵(你滾

好像改不了名了owo

大趴趴,可愛斃了(鼻血流到死#
(再默默看向了自己的荷包君

太敦 《我與你將在另一個世界見面》

*很短很短
*BE
*OOC是您家孩子請看好他
*文渣茸醬我真的是超級大文渣
*請好心人踴躍給建議qwq
*那麼以下

    我說敦君呀,你有沒有想過,你救贖了我的這件事?敦君總認為是我救了你的,是因為我你才有了安身立命之地,我知道你是打自心底這般相信的,但你可否想過?真正為對方帶來光亮的是誰呢。那絕對是你。是你帶我脫離了那深不見底的黑,不,也許並未逃離黑暗吧,"沒有人能填補你的孤獨。"這是織田作死前告訴我的。你大概不曾使我不再孤獨 可能也未使我逃出黑暗,可是因為你,我看見了光明,看見了燦爛,那對於一生獨在黑夜中的我,便已十分足夠了。

  是你帶給我了救贖,我此生已不是虛度,就算我也許仍不清楚所謂"生存的意義",但是只需憑著那救贖,我幾乎覺得我可以繼續好好活著度過每一天了。就算我仍是那個徘徊於無盡黑暗的男人,仍是那個以假笑撐起一切的男人,仍是那個……對所有事物都過於害怕的男人。你也帶給我了最大的希望,你做到了你原本並無義務去做的事,不要因為你可能還是未帶我脫離深淵而感到自責,你做的早已足夠,現在你只管安心的闔上你美麗的雙眼,前往那另一個世界便好。

  從察覺到你給我之救贖度那一刻起,我便做了決定,當你那耀眼奪目的生命殞落,我將同你一起死失去了你便等於失去了救贖 如果我失去你則必定一樣失去救贖,既然兩個最珍貴的東西會同時逝去,我不如追隨著你們到陰間,這也是我從前的願望。生命其實並不重要,能擁有你們才是最重要的,所以別從那端阻止我啊,敦君,別阻止我與你共赴黃泉,你也不希望失去了你的我苟延殘喘的存於這世上吧?你只需在那個世界等著我便行,等著我拿起預備已久的匕首,在你墓前刺向自己接著緩緩斷氣。看,就像現在這樣。血腥味飄散於空氣當中,多濃稠啊,這我聞了整個人生的味道,只是這次是自己的呢。我本是最討厭這種自殺方法的,因為我無法忍受那痛楚,但現今的我竟已完全感受不到疼痛了,神奇吧。意識正逐漸的模糊,應該快了吧?我這就過去了哦,敦君,要等我啊。

  我們肯定會於另一個世界相見的。

將我們最真實的心意……

各位好啊好久不見!!(呃
茸醬我終於脫離大考劫獄啦!!(。
近來開始進行每日一糧的計畫
不過都是用手寫來不及打字……#
是說啊今天是527!!太敦日!!!(忘記從哪兒聽來的了就一直記著#
其實原本不打算用這篇……真正打算放的那篇還沒產完,這只能算是個舊文補發(好意思啊你
還請各位多包涵///
致太敦!!與小野犬們美好的未來!!!(呃

*甜的(?
*OOC是您的好夥伴請帶上它(。。。
*沒文筆沒質量請各位斟酌觀賞#
*需要建議啊有哪個看完的太太願意跟我說的麼(。
*那麼以下?







    中島敦從未聽過太宰治跟自己說過一聲"我愛你"。   
    他原以為太宰治是個會天天把這類情話掛在嘴上的男人。畢竟,太宰治可是個在路上見到美女就會上前去詢問對方是否一起去殉情,還會一邊牽著對方的手、一邊眨著那雙妖媚的眼睛,彷彿要把對方看化了仍不肯罷休的男人。單單就"我愛你"這種話一定是隨便口一開就可以像冬日的雪花,輕飄飄的落下來了吧。中島敦本是這麼想的,還因此做好了完全的心裡準備,以免日日被情話沖的頭昏無法招架。可是,那個能迷倒上萬女,人講話也絲毫不會害臊的太宰治,竟真的沒對自己的戀人說過一句"我愛你"。   
      
    交往初期,在中島敦連輕輕牽個手接個吻都會滿面通紅的時候,便已經做好了要天天接收這句話並予以回應的準備。他本還認定不管早中晚都一定會聽到這話而十分緊繃,太宰治叫他一聲"敦君"都會嚇到幾乎跳起來,而對方不過是要問"國木田君說今天要去哪做委託來著?"這類其實問了也不會去做的工作上的問題,留中島敦一個人在那白緊張。但,幾個禮拜過去了,中島敦仍沒聽見預期會聽到的那句話。也許是太宰先生覺得現在還太早吧。中島敦這麼想。   
   
    度過了剛開始交往的緊張期,中島敦早已適應了牽手擁抱接吻這類戀人的平常舉動,只是對於過於親蜜的行為仍稍嫌抗拒,這時候,他依然認為會聽到許多的情話。畢竟最彆扭的時期也過了,親暱的話語應該只會有增無減吧?然而,中島敦依舊沒有聽到太宰治對他說出"我愛你"這幾個字,甚至是任何隱含這意思的話。難道時機還沒到……?中島敦困惑著。

  時間如傾盆大雨墜落般迅速流逝。如今,中島敦與太宰治交往已有三年,若是以天計算,三百六十乘以三,也有一千多天的日子了。現在兩人同居,一起度過每個假日節日、送過對方很多次的禮、床也是上過幾次的,唯獨這句話,像是雙方對彼此的稱呼一般,三年來的情形從未改變。時間的流動令中島敦不住產生許多懷疑。

  原來太宰治是個不擅長說情話的人嗎?才會這麼多年從未對自己的戀人說過"我愛你"?這麼一想,其實太宰治也幾乎不誇中島敦的,一般情侶那種用愛意綿綿的話語,含情脈脈的互相誇讚對方長相個性的這番情況,中島敦從未經歷過。被太宰治無賴的趴在肩膀上,說著"敦君好可愛啊——"、"最喜歡敦君了——"這種狀況倒是常發生,雖說中島敦並不討厭如此,但是總感覺……這種話根本是對小孩說的吧!中島敦他可不是小孩子了啊!太宰治那樣,到底是有沒有把中島敦他給當戀人看待啊?

  中島敦越想越不對,對方該不會真把他當小孩子吧?才會從來沒對他說過"我愛你"?那麼這三年來的日子究竟算什麼?難道太宰治只把他當孩子養?可是床也是上過的啊?會跟自己的孩子上床?養成遊戲?但是其實父母跟自己的孩子說"我愛你"也是正常的吧?那……?
 
    在中島敦腦中的疑問越來越偏離主題的時候,一個最直接也最根本的問題,像一隻失控的動物,橫衝直撞的撞進了他的腦袋裡。

  太宰先生……真的愛我嗎?

  突如其來的想法令中島敦不知所措,這輩子從沒奢求過誰能夠愛自己。在孤兒院,連將自己的情感表達出來都不被允許,更何況像"愛"這種抽象又不切實際的東西?他曾以為那種感情和他應比星系間的距離還要遙遠,一如夜空裡的繁星,仰望一生也不曾屬於自己。因此,他更沒想過當自己真遇到這個問題時,究竟該做出什麼反應比較好,只是呆征著讓腦內千千萬萬的想法如脫韁野馬般胡亂奔馳,混雜成一團。

  「如果你有什麼需要的話,就要說出來啊!」幾年前在電車上和泉鏡花的喊話,此時竟反地浮現在腦海中。
  沒錯,如果自己有需要,就必須要表達才行!想到這裡,中島敦像是猛地被點醒一般,迅速站了起來,接著快步跑動,直直的衝去尋找對方。
  太宰先生!中島敦跑著,經過數條街道以及熙來攘往的人們,筆直的衝向偵探社,心底的話不斷不斷的在腦海冒出。一定要把自己的心意表達出來!就算太宰先生其實並不愛我也是……!   

  。。中島敦衝刺,表情堅定而頑強,昔日的遭遇好似完全影響不到現在的他,他現在,是建立起堅強自信的少年。   
   「太宰先生!」中島敦衝進偵探社事務所,跑向沙發接著停下,一臉慵懶的青年果然百無聊賴的躺在那兒,看到他之後準備緩緩坐起來。   
   「呦,敦君,你來……」勾著桃花眼微笑的青年還來不及把話說完,就被有著銀白月亮般髮絲的少年以兩手壓制於沙發上,不,是全身都被壓住了。少年不知何時爬上了沙發,雙腿跨坐在青年身上,直勾勾的盯著對方。   
    一秒後,唇上傳來軟綿綿的觸感,一如陽光和煦的春日午後吃下的粉紅棉花糖,柔軟且微甜而不膩。太宰治睜大那看起來總是輕浮的鳶眼,睭著眼前突然吻上自己的少年,太宰治在那寶石閃般的雙眼中,看見了三年前初遇時所沒有的堅強與信心,還有他那時還未知曉的感情。  
   
    數秒過去,中島敦終於將自己的雙唇移開,在因缺氧而急速喘氣把呼吸平穩下來後,定定的直視對方,堅決的開口。   
 
   「太宰先生,我愛您。」   
  
    堅決而毫不遲疑。   

    太宰治此生第一次感到了臉紅到耳根去的灼熱,像急速灑落的雨水,迅速佈滿整個大地般的填滿了他的臉頰。還來不及反應的他幾乎是完全的愣住了,睜大著雙眸注視著正待他的回應,眼底充滿著自信的少年。   

   「我愛您。」似乎是以為對方沒聽到,中島敦堅定的複述了一次。   
 
    太宰治沒想過,多年前在夕陽西落的河川邊遇到的那個缺乏信心卻眼底含光的男孩,如今時光流轉,已然蛻變成一位勇往直前且能昂首邁步的自信少年。他當初看中的那未經琢磨的寶石,今日正好好的發著光啊。   
    已經長大了這麼多呢。   
   
    太宰治微微的勾起了嘴角,凝視著老虎少年,眼裡滿是欣慰與溺愛,那是他從前未曾擁有的。   
 
  「嗯,敦君,我也愛你。」太宰治伸手,捧住對方的臉,用自己的眼緊緊直盯著那雙閃著光芒的紫金色美麗雙瞳,輕柔的述出這句話。   

    沒有半點虛假。   
  
    中島敦瞬間征住了,他剛才一股腦熱的跑來傳達自己的心意,卻沒想究竟會得到什麼回應。其實不如說他腦內的擬定情景是比較偏向會被拒絕的,如此的回答使他完全做不出反應,只是呆然的感受著太宰治雙手的微涼觸感,原本用力抵在沙發上的手也霎時鬆開。   
   
    自己確確實實是被愛著的啊。   
 
   「敦君,我愛你。」太宰治用手指輕撫過少年的眼眶,拭去那尚未落出的晶珠,肯定呃再向對方示出自己的愛,同時也告訴自身終於懂得如何愛人了。   
  
   「太宰先生……」中島敦的聲音有些哽咽,臉不知何時不小心紅了的他,用力的將臉往太宰治手心裡蹭,想掩飾紅透的臉。  
  
   太宰治沒說話,寵溺的輕撫中島敦的臉,像是商人在對待世上最珍貴的珠寶,不敢用一絲力。兩者間的不同只是中島敦對太宰治的重要性遠勝於珠寶。   
 
   「好啦。」突然,太宰治用力起身,反向壓制住眼裡仍帶著最後一顆晨露的少年「從剛才開始我就被壓在下面呢,現在可換我在上面了哦。」   
    在中島敦還來不及回神之際,就早已被太宰治壓於身下。下一秒,脣齒就被對方的舌頭撬開,在口內大肆掠奪,毫無半點忌憚。搜刮了一圈後,太宰治移開唇,滿臉笑意的看著身下那臉比夕陽還紅的人兒。

 「敦君,你剛剛說你什麼?」太宰治輕笑,臉上的表情越發邪魅了。   

   「什麼?」少年顯然有些困惑。   
 
   「幾分鐘前你急急忙忙跑進來壓在我身上頭髮還亂糟糟的時候跟我說的那句話啊。」   

   「……不清楚您在說些什麼。」中島敦臉紅了紅,彆扭的把頭撇到一邊去。   
  
   「是嗎?」太宰治微笑。   
  
   「我愛您。」   
  
   「這就對嘛。」太宰治笑得很滿足,稍稍撥了下頭髮藏起那微紅的耳根,又開口。  
 
   「那,我們繼續吧?」  

   FIN.


後記(?
國木田:渾蛋太宰我可是在這工作的啊!!(抓宰猛晃
(日常接太敦狗糧的國木田麻麻#

今兒是敦敦生日啊,
入文野坑也一年多了,敦敦一直是我很喜歡很喜歡的角色,欣賞他的勇往直前,欣賞他想活下去的精神,欣賞他就算對自己仍是沒自信還是盡己所能救贖別人。

敦敦應該是文野裡給我最大鼓勵的角色了吧,常常在想要是沒有文野,我現在應該已經不成樣子了,真的真的很喜歡很感謝小野犬(對著官圖就是一陣拜#

今年沒辦法產文真的很遺憾(身處大考劫獄)(而且誰要看你產的爛文啊(´°ω°`)↯↯)但是等考完我一定一定加緊產的!!(就說很爛owo)可還是希望給我們最親愛的小老虎一個生日祝福。

我親愛的敦君啊,
願你能永遠帶著開心的笑容,
願你能在偵探社繼續你那光明的未來,
願你能拋開過去,迎向燦爛,但千萬別忘記曾經所學,
願你能每每遇到困難時,都不顧一切的跑起,
願你能救贖更多更多的人,自己也被人所救贖,
願你能成為月下疾走的幸福少年

今年也祝我們最親愛的你,生日快樂。
若你需要,回頭絕對看得見我們(看得見才有鬼#而且這樣說很像變態#)
請和我們一起攜步向前(什麼怪詞#)
希望你能陪伴我們活一輩子(哭#
今日也盡情的去過自己的生活吧,
因為你的前方充滿了光。



啊,最後一項
願你能和太宰先生過著天天性福灑人狗糧甜甜蜜蜜的日子x


敦敦生日快樂啊啊啊!!寫不出對他億分之一的愛和感謝QAQ!!!!!

太敦 《在他回來的那個夜晚》

*嗯久違的更個,茸醬我要刷存在感###
*太敦就是太敦,標題我覺得一點也不符合(x
*OOC是您的好朋友請跟它去喝杯咖啡(#
*超級文渣,看完不要因為太爛來打我拜託#
  

以上沒問題往下


    停電了。
  
    中島敦獨自一人坐在白色的床鋪上,蜷著抱緊膝蓋,小心的聆聽著窗外的各種聲音。
  
    這種夜晚他經歷了無數次,就這樣孤獨的在孤兒院的角落蜷縮著,帶著滿身早上被虐待、仍舊流著灼灼血液的傷,聽著外面樹木沙沙搖晃的聲音以及附近人們來往的談論笑鬧,心中的孤寂像是荊棘一樣不斷的爬上他的心頭,緊緊的纏繞並伴隨著劇痛 ,那時他總會用力的抱著自己的膝蓋,身上傳來的溫度至少能讓自己不那麼孤獨。
  
    進了偵探社後,雖說白日的氣氛非常熱鬧到了幾乎能掀翻屋頂的地步,但每當一個人的夜晚,他便會感到和以往一般的孤寂,不知在何時又滿滿纏繞在他心上。
  
    今夜就是這麼一個的夜晚,窗外白月高掛,皎潔明亮,涼爽的夜風緩緩拂過街道,樹葉被風吹落四散在地面摩擦出聲音。原本就沒有什麼聲響的夜晚,風一停,更是什麼生跡都沒有了,再加上停電,使得原就安靜無聲的房間幾乎像是無人居住一般的荒涼,中島敦靜坐在床鋪上,細聽著窗外近乎於無的微小細音。
  
    無止盡的安靜使他又不自覺的抱緊了自己的雙腿。
  
    「好寂寞……」雖然知道這麼說並無任何用處,但是說出來總會有點人存在的聲音,只是,本是想多少幫自己減緩孤寂的,可這麼一說反而更加寂寞難耐了。
  
    中島敦輕輕的移動自己不知何時麻痺的雙腿,褲子在宿舍的地板上發出細碎的音量,他望向窗外的月亮,如此柔和清麗,高潔脫俗,好似一個與世無爭的仙子,默默無聲的將帶來寧靜的銀粉灑落大地。
  
    但是他此刻想要的,不是寥寥無聲的寂靜啊。
  
    中島敦輕嘆了口氣,繼續注視著外面靜謐的夜空。
  
    忽地,他彷彿聽到了什麼聲音,也許是腳步聲,踏得樹葉沙沙作響、奏起音樂的腳步聲。隨著聲音的接近,中島敦聽得也越發清晰,那的確是腳步聲,堅定的朝樓上邁步的青年的腳步聲。
  
    聲音在宿舍門前停了下來,暎在門上的影子隨著風微微晃動,中島敦迅速站了起來,他早認出了那腳步聲屬於誰,只不過是不敢相信那人會出現在這過於寂靜的夜晚而已。
  
    咿——門緩緩的開了,中島敦瞪大那紫金的美麗雙眼,仍是不敢確定此刻發生的事是否為真,直至銀灰的月光照耀在了站立在門口、臉上掛著姣好笑容的漂亮男子,才有辦法確認眼前的真實性。
  
    未等對方開口,中島敦便直撲向前,就這麼的擠入了對方的臂彎裡,緊緊的抱著感受那微低的體溫與繃帶的香氣,臉狠狠的在對方的懷中蹭了幾下,彷彿還不夠似的又捏緊了對方的砂色風衣。
  
    那人先是有些驚訝,接著勾回了微笑的弧度,伸出了指節分明的手,撫著懷中小白虎的頭,修長的手指稍稍將那牙白色的柔軟髮絲撩起,在上頭落下了輕的幾乎感受不到的吻,接著笑道。
  
    「我回來了。」











非常久違的更個文刷存在的茸醬#
首尾限定詞的產物,其實我從好幾個月前就開始寫不過後來就被我丟一邊了###
今天有空想寫就把它寫完了w
是說快考試了我在幹嘛啊( ´△`)
茸醬我真的不會取標題啊有人有建議嗎owo(#
話說是不是不能用"姣好"來形容男人啊###
茸醬文筆真的很差嗚哇所有建議都誠心接受所以誰能告訴我不足拜託了!!(鞠躬#
接下來都不產文了專心拼考試啊啊
等考完我要日更!!!(這人做了什麼恐怖宣言x

太敦。標題未訂的某台車

https://m.weibo.cn/6448169940/4191117823735406
不知道為什麼不給我放,就放連結了,這樣能看到麼……?看得到的話就請各位食用愉快了(鞠躬
對了點不開來的話請到連結去……!!(敬禮(?

嗨嗨嗨!!

各位好啊嗚嗚嗚,我是茸醬,
好不容易辦好了老福特一個月可是一換手機就消失了好久好久的茸醬qwq
不知道還會有人記得嗎(絕對沒有
嗚嗚嗚總之再來介紹一次自己,
主坑文豪野犬,副坑黑色嘉年華終熾,
主食太敦,他們是我此生的愛嗚嗚嗚嗚嗚!!!
副吃all敦,剩下的也是大部分都吃啦,
基本上還算是個文手,還請各位多多關照了啊!!